精灵云校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5   [只看楼主]  
日前,一位教育从业者发了一条朋友圈:有几家线下K12机构正在寻求收购,有意向者私戳。
打算出售的机构,不是少数。
据业内人士透露,靠大规模“并购+整合”模式冲上美股的朴新教育,其团队高峰时每天要接待四五家教培机构谈并购。快乐学习COO郭骁告诉多知,最近找快乐学习谈收购的中小机构,相较以往是成倍的增长。
多知正在进行的2020年第3期用户调查显示,针对“机构是如何应对资金短缺问题的?”目前511家机构中有17家机构寻求出售。
无独有偶,某区域龙头机构、某To B机构创始人也都提到,已经有多家机构前来询问是否有收购需求。
卖方市场活跃之际,头部机构也在加紧寻找优质标的。
朴新教育明确表示,当前会加快收购速度,并且主要关注营收规模1000万美元或以上的标的。
某上市集团目前将收购标的划定在华南和华东地区K12线下辅导机构,要求一二和强三线城市,营收在2000万元以上。
据一位教育从业者透露,其在这段时间对接了两场收购交易,目前正在洽谈之中:收购对象是两家数千万级营收的线下培训机构,收购方一家是上市公司、一家是某基金。
值得注意的是,在线教育也已经开始加速破局线下教育。此前已经推出清北网校、GoGoKid等在线品牌的字节跳动,密切接触了多家K12地面机构,作业帮正通过多种方式接触线下机构,有道也对收购持开放态度。
还有跨界选手正加速赶来。华南地区某机构创始人告诉多知网,除了博实乐、三盛这些教育企业在联系他之外,广州证券、融创这些非主营教育业务的选手也想对其进行收购。
种种迹象表明,疫情给教培行业带来的影响还在延伸,教培行业市场化的活水已经被搅动,融合发展正加速进行,教培行业格局正悄然改变,哑铃状的线下教培市场格局已开始显现。
何以潮起?中小机构“真正的压力在线下复课后”
在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、同威资本管理合伙人刘晶眼中,收购是一个广泛的概念,不一定是要股权交易。收购学员、收购老师和收购资产一样,都可以称为收购。内容、老师、门店和学生,这四个要素是教育最主要的资产,也是收购方所需要考虑的:到底自己需要什么?
对于朴新、卓越等线下教培机构而言,收购线下优质标的,是其在内生增长之外,完善全国业务布局、扩大业务规模、提升协同效应的重要方式。
之于线上教培机构,以作业帮为例,收购线下资产可以帮助其发展OMO,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,通过线下获客,并形成区域化的品牌。
此外,通过收购所带来的跨区域布局、不错的财务数据,自然也是各大收购方所想要的。
大型机构收购标的各有其由,而对于中小机构而言,寻找收购方接手,则是要“活下去”。
有业内人士指出,地级市层面规模中型的机构,疫情之下基本没有能力应对,这次出售意向非常明显。
事实上,此前知鸟研究发布的教培行业研究报告也曾提到,线下机构要经历三场战役:寒假班控退费、春季班保营收、暑期班强运营。保守估计35%的机构将出局,中小机构经营风险最大,微型机构复活能力强。
其中,第二阶段出局的主要为中小型机构(3-5校区),真正的小微机构草根但灵活度高生命力强,第二阶段直接歇业待行情好转后复活。中小机构溢出的流量将在第三阶段由大型机构主要吸收,微型机构参与生源争抢。
“现在寻求收购的中小机构,其实是有一定远见的。”郭骁说,“现阶段想要出售的机构,有很大一部分是预测到了线下复课之后的压力。”
很多机构尽管目前现金流还可以再撑一撑,但是由于疫情期间转线上不成功,学生的课时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消耗,接下来线下复课后,学员招新较难,还可能发生退费,到那时压力会更大。
一位中型机构创始人对多知网说:“机构最困难的时候,可能是中高考结束的时候。因为中高考之后可能还有很多没上完的课,到时会不会退费,这都不好说。”
安徽拥有5家校区的某K12机构创始人同样也指出:“真正的压力在复课后。”
疫情期间,其机构转线上的复课率在70%左右,也就是说,机构有30%的学生课消没有消掉,线下复课之后将面临老学员补课,甚至可能面临学生退费的情况。
公立校开学后所可能要实施的周末单休、暑期压缩等政策,也都将会给培训机构带来较大的打击。
“课消消不了,招新上不去,暑假结束之前都会比较难熬。”今年9月份之前,很多机构都吊在“生死线”上。
“疫情之下,有部分机构和平台合作转为在线上课,然而很多平台由于高并发导致客户体验不佳。这部分机构觉得,与其这样把口碑搞砸,家长退费,还不如停课,这样只需要支付房租费用。但是疫情的发展导致机构长期业务暂停,机构没有现金流流入,所以很难生存。”爱学习副总裁、双师负责人温鑫指出。
中小机构求收购,其实是已经没有退路。
“真正的并购高潮降临,或许是在两三个月后”
买方和卖方都有“联姻”的诉求,但也并不意味着双方能够快速找到契合点。
机构业务受到疫情影响,估值自然也会受到影响,这样的情况下,谈判的话语权是掌握在买方手中而非卖方手中。因此,一些较为优质的机构,出售的意愿并不会很强烈。即使是有出售的想法,也会考虑先挺过这段时间,并不会在当下的节点加速推进并购。
当然,不排除一些机构由于对抗疫情心力交瘁,决定出售机构。
厦门某教培行业从业者告诉多知网,一家营收在1亿元左右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,其创始人由于年龄较长,此前便有将机构转让的想法,经历了这次疫情之下发展的不确定性,倍感心力交瘁,出售机构的想法更加坚定,近日已经和三家资本进行深度接触。
然而,这样的情况只是少数,大多数机构还是由于遇到了经营难题或发展困境才会寻求出售。
在这样的情况下,市场便处于买方市场,买方接手一定会呈谨慎态度。对于买方而言,在现金为王的当下,也不敢轻易乱花钱。
“快乐学习对于中小机构的收购一定是非常谨慎的。”郭骁表示。
快乐学习一定会做完整的尽调,考验标的的真实运营情况,疫后恢复情况,整个团队的抗压能力。
比如,尽管一些机构已经在寻求出售,但是一般尽职调查,财务审计的时间要两个月才可以完成,可能很多机构撑不到那个时候就倒闭了。
“并购要为之所用,每个公司应该基于自己的战略或者基因,吸纳一些有助于自身发展的业务,而不是为了扩大版图而并购,因为并购后的整合永远是难的,盲目做太多的并购容易拖累原有业务。”刘晶指出。
收购必然涉及要考虑标的企业能否和企业原有业务融合发展,团队能都磨合成功,文化和价值观能否达成一致等等因素,一定是需要谨慎进行的。
考虑到以上种种因素,有业内人士提出,收购一家校区数量不多的中小机构,在这家机构的校区附近开设新的机构,反而所需的成本可能会更少了,风险会更低。
“现在,更多的是发现目标,锁定目标的早期阶段,真正的并购高潮降临,或许是在两三个月后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认为。
教培行业格局将加速演变
温鑫判断,不少2000-10000人的中型机构,目前业务规模大概是秋季的80%,正常情况下,应该相比秋季增长20%,设置了寒春联报的机构会好一些。尽管如此,预计还是会有20-30%的机构关闭。
“疫情之后,教育行业将会呈现出哑铃型的格局。”轻轻教育CEO刘常科在最近一次分享中提到,“一头是行业巨头、区域龙头、在线教育头部玩家收割市场,另一头是小微机构,教学品质好,离用户也近,而且生命力强。中型的机构则可能会被整合。”
“中长期来看,教培行业一定不会一直处于高度分散状态,这次疫情会让行业向成熟方向发展,变得更加市场化。”一位教培行业投资人也提到。
“教培行业本就进入到了一个整合阶段,疫情加速了这样一个周期的到来。主要是一些企业因为现金流或者是生存压力,必须选择被并购或者异业合作;此外,在疫情下,即使没有生存压力,一些企业也会选择强强联合,换一种思维方式,以便疫情后有更好的发展。因此,并购整合将会成为常态,这个常态将会在各个领域各个细分市场延续一段时间。”刘晶总结。(多知网
王敏)
最新回复
精灵云校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6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顶起来~
  0
登陆后可回帖,享受更多功能 登录 | 注册
认证码:

验证问题:
?一桥
表情

arrow

×
      图片

      arrow

      ×
      从电脑选择图片

      仅支持单张JPG、PNG图片文件,且文件小于5M
      想上传更多图片?发布后编辑帖子即可

      与TA有关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绑定微信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绑定微信账号
      如何绑定?
     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      关注后确认绑定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