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野清风1 (楼主)   发表于:05-20   [只看楼主]  
    


小时候我家就在羊子巷旁边的大井头住。羊子巷是西湖区的一条古老街巷,东连广场,西接上谕亭,南靠西湖,北出中山路,两边的板壁房、毛棚子,中间一条泥巴路贯穿东西,路中间是一些石块、砖头铺垫,防止雨雪天溅湿打滑,一到天热段夜后,竹床、竹板在路两旁一字摆开,甚为壮观。杂货铺、小吃店、制香铺、黄烟铺、圆木店、废品店,柴火炉子店、裁缝店,图书店(那时称小人书就是图书)⋯⋯应有尽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当时有名的当数"三道桥的米粉"。其实米粉铺就在百花洲电影院对面巷子进来、羊子巷南边口上,数十工人从机米、压榨、进鍋、冷却、装笼,一条龙生产,现做现卖,冒有钱可以用米换。好恰到远近闻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"王丫婆诊所"一一王丫婆其实就是小儿科医生⚕️,尤其擅长小儿疳积的治疗。一个小老太婆,我小时候看到过她:刁刁净净,穿着香洋纱,戴个地主婆的帽子,小脚,每天黄包车接送,由媳妇(臉上有麻子)陪同,也是远近闻名,是一个口恶心善,受人尊敬、爱戴的老太婆!后由媳妇接脚在系马桩的西湖医院、松柏巷的第六医院传承至今。当时诊所在羊子巷中段北边、废品店隔壁、茶铺里对面。都是拖儿带女,随到随看。"是王丫婆看啦?驼了骂啵?"从茶铺里传出声音问一个抱着孩子刚走出来的妇女,"驼了骂哟,骂我是个扇婆里,给细银仔穿多了衣棠。"妇女乐哈哈回答,抱着孩子一臉得意。那时驼了骂就好,象我们小时候都过过王丫婆的手,就跟药不到樟树不灵一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
"魏师傅的钢刀"魏师傅的铁铺里数菜刀最闻名,直到现在还在由他儿子、也是我儿时的玩伴魏桂生传承至今,现在打把菜刀还要预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"西湖"一一我们是围着西湖长大的,就读的孺子亭小学在湖的东边,地势高;高桥小学在西边,地势低,每逢大雨涨水,高桥小学就淹了。钓鱼,一到放暑假,我们就拿着钓鱼竹子,有的单钩,有的双钩,抓把浸了酒的米撒锅子,青晚,即魚都有。大家坐成一排,全是赤膊赤赤脚,清一色栗子头(当时说的好听点是游泳头)魚儿暂时不上钩,口中就喃喃有词,说唱都有:"钓鱼不上钩,气得卵超超,又想下去捉,又怕乌龟来拖脚""长坂坡⋯救阿斗⋯杀得那曹兵个个那叫⋯这般武将哪国有⋯还有那诸葛那用啊计谋⋯"再不上钩,扑通!一个个跳到湖里玩水。端午节前后涨水,魚缺氧称为跑头,我们用一根尺长的棍子钉个长钉子,下到湖里蛙泳,见一条剁一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百花洲电影院,看电影是我们小时候的最爱。那时候小学包场7分,中学包场一角,学生凭证1角2分,大人票复映片1角伍分,新片2角,加映短片2角伍分,露天场2角。我们冒有钱怎么办,偷看!百花洲电影院大厅顶靠湖边是个候映室,主要是应付中、晚高峰时段先让观众进候映室,守门收票的可能觉得时差不多了,就停止收票顺手将门推上恰饭去了。推门是个很厚有许多小方格的木头门。我们获得了这一重要情况,瞅准时机,他前脚走,我们后脚跟上,推开一点,哧溜就进去了,最后一个推上门,迅速分散混入了观众里。我通常是先到厕所,找个蹲位拖时间,等开映了摸黑找个空,虽然很凑效但也很紧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百花洲电影院的露天场在八一公园湖心风景岛上,一个入口四周是水,怎么办?我们就游水。二中对面湖边那时有个四方的石级台阶,洗衣服洗澡都方便。晚饭后等到段夜,我们一手撑着裤头子,一手游到对岸(岛的顶端离台阶很近)。上岸后迅速穿上短裤,装的若无其事,有几对谈恋爱的朝我们发笑。有一次动作失误,拿裤头子的手钻进水里,只好上岸凉干,又怕踏掉电影,半干半湿的 电影散场,工作人员也好生奇怪,怎么一伙赤膊圆宝,从哪来的?

       文化宫的露天场在靠近围墙的旱冰场上,墙外人行道一排法国梧桐,我们就爬到树上看,但毕竟远了点,看不太清楚,效果不好,我们就去的少,但还是有好多人效仿。爱国电影院的露天场在电影院的后面空地上,现在的江西银行和爱国停车场位置,与原来的和平酒店一墙之隔。跟人行道就围墙之里,坐在墙上看很清楚,很过瘾。据说有次上演老电影"夜半歌声",突然出现流酸毀容的镜头,有个圆宝冒有思想准备,吓得从墙上掉了下来 后来听说一吓一掉跌扇了,见人就唱"谁愿意做奴隶,谁愿意做牛马"可惜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"游戏"是我们小时候一大乐趣,不分时节、天气、地点,全天候玩,什么画片、象棋、珠子、四角、纸条、烟盒都玩,但好玩的当数"唆子":即用小截木头两头削尖,一个尺长的木板或竹板,地上画个圆圈️,板子剁在尖头上弹起,趁势迅速挥板将唆子有几远打几远,打的近算输了,必须一手拿唆子,一手反转揪着自己的耳朵,还要一口气喊着"哦"或"哈"或"哟"或⋯反正只要发出声音跑回圆圈️才算完成,否则重来,。远点的话还真有难度。我家隔壁就是羊子巷煤球场,正好玩,有时几场下来都成了黑人,就剩两个白眼球  有次有个圆宝输了,大概是饿的硬是一口气叫不到位,想耍赖,我们不依不饶,"戳驼姆娘,想赖呀,不行""唉,中午冒恰饱,饿得"我们暗笑,天也快段夜了,一翻臉,你到西湖去洗,我们则在东湖洗澡(东湖水比西湖清些)。晚上都托着个南边碗集中到竹床子上来,或站或坐,边恰边哼起了巷谣"一碗辣椒🌶️辣得死⋯⋯一碗苦瓜苦得死⋯⋯伍菜梗子靠豆豉⋯⋯恰来恰去恰切死⋯⋯" 还冒过夜,小伙伴们的笑声又在一起,想着明天怎么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"看图书"(小人书)一一那时图片店1分钱看一本,厚一点的2分。我们冒有钱就带学生手册去市图书馆(百贷大楼隔壁,现在的移动公司)的少儿部,规定要5至6人组成,不准赤膊,不准大声喧哗⋯  从大门经过院子到正房经大厅到借书窗口,她奶奶的三道关,我们就分工好:谁拿学生手册冲在前、谁掩护、谁占坐⋯下午2点开放,又热又晒,还要挤出一身汗  看次图书不容易的。图书分故事、打仗、现代、古代⋯用木板装订好的,当沉浸在万千故事里时,什么苦都忘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"  酱菜"一一在羊子巷小学门口有个卖酱菜的老头,他就住在我家坡子上面,大家都亲切地叫他"公公"。他做的酱菜好吃到现在想起来都会流口水,有罗卜、辣椒、刀豆、腸子、肺片⋯好多种,特别是腸子,一扎一扎的,酱油上面撒些辣椒沫子蘸着恰更有味,特别女孩子口里辣的唆唆叫还吵着要公公放些辣椒沫子凑 奇怪的是这么多他怎么储存的呢?他家有4块小菜地,终于有一天一个小伙伴告诉我们说发现了机关,就藏在菜地里的缸子里。啊哈哈,原来他把水缸埋在菜地里持平,乘沒人时放进取出都悄悄地,谁都不知道 好,我们几个经过商量,决定来个恶作剧,也悄悄地"偷恰"。某日段夜边子,乘其不备,溜进菜园,扑在地上,打开缸盖,伸手进去,管他什么,抓到就往口里送啧啧⋯⋯你看我,我看你,大家会意一笑  似乎有个共同的声音:冒有酱油蘸也好恰  不能久留,测退!往后几天,各家也在犯疑 咯圆宝怎么少吃了菜?其实我们的言行举止已经被老头注意上了,缸里的东东怎么越来越少?也在某日段夜边子,终被抓了个现行,"起来!起来!!嘿好恰呀"咂咂嘴巴,低着脑袋,一个个跟二狗里头样从地上爬起来,听他发落"脱了卵啰,一伙圆宝偷我屋里的酱菜恰哦!",这一叫不要紧,把我们吓一跳,院子里邻舍也都出来了……于是解交的、安慰的、同情的,嘻哩吗哈来圆场,但关键是都想乘机解开心中的疑惑?至此公公做酱菜的秘密终被我们这伙顽皮而彻底暴露,我们也趁势讨好公公,帮他做事,锄草,守摊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湖派出所那时在百货大楼对面,现在的地铁广场站马路边上,门口一盏红灯,灯上面弧形"西湖派出所"5个字。所里有个老熊,长得一表人才,但是很兇很历害,鬼都怕他。他找了刘家婆婆的女儿,做了上门女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工商联隔壁是市工艺美术二厂,厂里的后门正对到米粉铺,瓷板画大师杨厚兴先生就是这个厂的,整天在门市上画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康王庙巷口上,健民药店旁边有口水井,冬暧夏凉,很是方便大家,来挑水的人笼络不绝。家里如果买了西瓜或打子瓜或梨瓜或颵瓜,我们就得去挑井水来冰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
明星书社就在百花洲电影院正对面,一排二层板壁房,摆了个书摊子,我小时候印象很深,往西走几家便是"鹤纪照相馆"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爷爷每次喝酒都是由我去打酒,因为多的钱归我得,其实是爷爷故意所为,那时不是四特就是三花,有时走到百货大楼去买,有时就在羊子巷的斤戈铺(食杂店)里买,有时恰散装酒,用的是竹斗,一斗2两、4两、半斤不等,斤戈二字好像由此而得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转眼间60年过去了,羊子巷也有翻天复地的变化,但不管怎样变化,儿时的记忆,梦中的此景此物,那些和蔼可亲的面孔,邻里和睦相处⋯儿时的玩伴们,你们都好吗?祝你们生活幸福!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本帖获得1条APP打赏 关于APP钻石积分
系统通知 钻石 +20.00 05-21

主题上首页奖励

20人点赞

最新回复
a130534072 发表于:05-20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南昌挖挖得吃价
  1
楼主  最后一张图片不是羊子巷 而是  翘步街  ~
  2
wqq1989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黑都系过切, 毛有犀利好留念个
  0
皮人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人因为有感情,才会怀念过去,人之常情··有怀念就老了··
  0
huangjing77628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我小时候在付家坡长大的,离你那好近,我们儿时的小伙伴也经常在那一带玩耍,孺子亭公园也是经常爬狗洞进去,老是满身叮满包。
  1
春风化雨2 发表于:05-21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  0
至尊玉1 发表于:05-21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敢问一句;楼主哪一年的?我们好像认识
  0
爱婷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写得好
  0
华子295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我家住在系马桩,小时去羊子巷恰次米粉,就跟过年一样高兴,现在恰犀利都冒有那种感觉。
  1
9527丶丶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敢问一句;楼主哪一年的?我们好像认识
楼主60多岁了  你认识?
  0
13870093237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好文章
  0
无肉不欢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哎,满满的回忆,同是孺子亭小学毕业的,报个到!
  0
胖胖熊123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楼主,嫩还系大井头的啊!我还系大井头各,前两年拆迁搬绳经塔来了!嫩系大井头,哇不到我都拧得嫩!
  0
胖胖熊123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我们大井头其实有一个老名字,叫流水沟。。。。。。旁边有个小学,叫盒子停小学!落大雨就涨水
  0
田野清风1 (楼主)   发表于:05-21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回 中环中山路店 的帖子
引用
中环中山路店:楼主  最后一张图片...(2019-05-21 09:10)
你记得好清楚啊,我都有点分不清了
  0
yc329 发表于:05-21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地宝网难得一篇深度好文
  0
田野清风1 (楼主)   发表于:05-21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回 至尊玉1 的帖子
引用
至尊玉1:敢问一句;楼主哪一年的?我们好像认识(2019-05-21 09:47)
不要管年龄,满满的都是乡情乡音,怀旧感浓浓的!
  0
nncb2003 发表于:05-21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楼主应该70年前生的,我小时候百花洲电影院2毛,到80年末90年初5毛。
  0
沉默的骄傲 发表于:05-22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好文章啊!
  0
a625210268 发表于:05-22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第一张图是十字街楼主
  0
登陆后可回帖,享受更多功能 登录 | 注册
表情

arrow

×
      图片

      arrow

      ×
      从电脑选择图片

      仅支持单张JPG、PNG图片文件,且文件小于5M
      想上传更多图片?发布后编辑帖子即可

      与TA有关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绑定微信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绑定微信账号
      如何绑定?
     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      关注后确认绑定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