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易开悟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[只看楼主]  
友情这事,小孩子才说天长地久,成年人早就达成共识:朋友一路走,一路丢。从无话不谈,到尬聊往事,再到只在节日发祝福,最后连点个赞都要考虑很久。没矛盾,没争吵,甚至都没说再见,大家都默契地消失在彼此生命中。




《千与千寻》里说,“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,路途上会有很多站,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。”
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。年少时的同学之情,纯粹干净,但同窗十年,多数最后都会无奈地分开,慢慢变淡。因为,你们是因教育的制度或其他缘故联结在一起的,是被分配的同学情,而不是相互吸引成为朋友。
记得《故乡》中,鲁迅和闰土原是少年朋友,闰土是鲁迅家里工人的儿子。闰土一来,就给鲁迅说着那些童趣的稀奇事。对于鲁迅这个少爷来说,那些捕鸟,跳鱼,偷瓜的猹等都像个新世界。他惦记着,这一记就记了三十年。三十年后,鲁迅再次见到了他的闰土哥。阿!闰土哥,——你来了?……”鲁迅想起角鸡、贝壳、猹,但这些话只在脑中回旋,说不出口。闰土站住了,脸上浮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;动着嘴唇,却没有作声。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,分明的叫道:“老爷!……”鲁迅似乎打了一个寒噤:他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。两个本不是同类人,青葱的友谊自会随时间变淡。事业不同,圈子不同,兴趣不同,社会地位不同,你不懂他的惶恐,他不解你的郁闷,分别无可奈何又无可挽回。人生好像相伴旅行,来到分岔路口,他说要去海里看鲸,你说要去林间看鹿,于是就此分道扬镳。别难过,让它过去吧,毕竟,“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,迟早是要分开的。”




中年时的友谊,你们因相知或工作而相交,一起经历了成年世界的风雨,这样的友谊更显厚重。无论是因空间的变换,还是时间的流逝,甚至利益冲突,告别时,也更加郑重。李叔同和许幻园是结拜金兰的挚友,两人在城南草堂当邻居,意气相投,常常诗文唱和。1914年,许幻园家道中落,在那个乱世,大雪纷飞之时,破产的许幻园只是来到李叔同家门前,站在门外,没进去,没拥抱,没酒肉,只有轻轻地说一声:“叔同,我家破产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许欢园未进门,李叔同也没相送,两人心有灵犀。淡淡的告别,背后是一个时代的沉重。在好友离去后,李叔同回屋,就着纷飞的大雪,郑重地写下《送别》,告诉好友:“此去几时来?来时莫徘徊。”
是啊,无论因为什么缘故走了,回来时也不要徘徊。人生到头终是场孤独的旅程,知交总会半零落。或许你们曾兴趣相投,历经风浪,但总会有些缘故让你们分离。
不如长亭外,古道边,一壶浊酒尽余欢,郑重地说声:后会有期。




晚年的告别,是无声的有人说:如果参加葬礼的人,多数是年少时朋友,那这一生便值了。可见,朋友相伴到老是有多难。告别,是每次都死去一点点,慢慢地一点点衰老,慢慢地遗忘。幸好书上说了:人生何处不相逢。去年,金庸终于赴约了。愿天堂有局玲珑棋,重修当年留下的遗憾。人到晚年,有些告别,往往是无声的。好友走了,自己逐渐老去,回忆慢慢模糊,悄然无声,一起消逝在时光中。人生会遇到很多人。有些人只陪了你某个阶段的,那是缘分,他们离去了,也别难过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记住你们难忘的日子就好。
大浪淘沙,也有人陪你岁月流变,一直在身边,那是命运的馈赠,人生的福分,这样的人就算不多,也要好好珍惜。

本帖获得1条APP打赏 关于APP钻石积分
tongh83 钻石 +1.00 05-01

发帖辛苦啦!打赏奖励

3人点赞

最新回复
水底连天十四点 发表于:03-26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没有文化:卧槽牛掰
  0
登陆后可回帖,享受更多功能 登录 | 注册
表情

arrow

×
      图片

      arrow

      ×
      从电脑选择图片

      仅支持单张JPG、PNG图片文件,且文件小于5M
      想上传更多图片?发布后编辑帖子即可

      与TA有关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绑定微信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绑定微信账号
      如何绑定?
     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      关注后确认绑定即可。